火鸡火鸡

我吃下一口,感到颇有些火鸡的味道,只是比火鸡肉更加多汁浓郁

      编辑:火鸡       来源:火鸡火鸡
 

布兰科每周都会吃两到三次布雷斯鸡肉。尽管他对鸡的养殖心存忧虑,但是仍然坚信布雷斯鸡在鸡肉爱好者心中的顶级地位不会动摇,甚至有爱好者不远万里从日本过来,只为一尝他的手艺。当地政府也为愿意延续这项传统美食的养鸡户提供启动资金。布兰科说,他的工作就是为他的专业客户烹制鸡肉,而不是忧心工业化家禽的未来应何去何从。

布兰科看了眼手表,我连忙道款,不再眈误他的正事。他没有留我吃晚餐,况且我也吃不起他的餐馆菜单上标价122美元的布雷斯鸡肉,不过,如果在他的餐馆点了鸡肉的话,会赠送一道鹅肝和一瓶香槟干邑。随后,我回到了布雷斯地区布尔格,在镇中心的一家名为 Le Francais I的餐馆随意吃了一顿。

这是一家复古式啤酒屋,内部是美好时代风格的装饰,比布兰科沉闷的餐馆多了一些活泼和友好的气息。此时是11月一个星期二的晚上,天气寒冷潮湿,我刚坐下没多久,餐馆就已经座无虚席了。随后上的菜让我颇为惊讶一一一条纯粹的烤鸡腿,肉块略带紫色,覆盖着一层白色的酱汁,整道菜看上去显得光禿禿的没有亮点,也没有配一点儿蔬菜或是其他配菜。

我吃下一口,感到颇有些火鸡的味道,只是比火鸡肉更加多汁浓郁,鸡皮的口感也和常见的鸡皮不同,有点儿像是黄油,就连筋都很可口。此前对于吹得天花乱坠的布雷斯鸡肉,我还持怀疑态度,但第一口就让我在惊讶中被彻底说服了。布雷斯鸡肉尝起来的确不像是一般的鸡肉。

布雷斯鸡肉永远无法成为全球人类的口粮,就连许多地位高于布兰科的人,他的富人客户,以及一小报挥金如土的富豪也不可能天天吃到。话虽如此,但是其他同样也需要花时间户外散养细心配制饲料,并且有本地管控措施的法国鸡肉品牌却已经占领了本国14的市场份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