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火鸡

诸葛阳: 发现乌岩岭黄腹角雉第一人

      编辑:火鸡       来源:火鸡火鸡
 




?2004年10月在乌岩岭,左为郑光美夫妇、右为诸葛阳夫妇,中为吴久忠。


▲“当下,我细察发现,山鸡幼鸟头部确有一对较小的蓝色角状突起……”说起发现黄腹角雉的经过,诸葛阳不由自主地在自己头部比划出幼鸟角状突起的形状。

茶花、榕树是温州的市花、市树,那么市鸟又该由谁来担当温州的“形象大使”呢?

每年4月10日~16日为浙江省“爱鸟周”。今年的“爱鸟周”遇到了“禽流感”,人们谈“禽”色变,远离鸟群,可是鸟类是人们的朋友,爱护鸟类,保护鸟类是我们的责任。因而,市林业局仍在筹划温州市鸟的评选,据称泰顺乌岩岭黄腹角雉,专家推荐呼声甚高。

可是,你知道乌岩岭的黄腹角雉是怎么被发现的?发现者又是谁呢?

他姓诸葛,名阳。

诸葛阳不是温州人,可是他对温州有贡献,特别在泰顺等地不少人知道他,颇受人尊敬。

自他在乌岩岭发现黄腹角雉后,鸟类学专家对这里的黄腹角雉研究已走过了30多个春秋。如今这一带的黄腹角雉野外种群数量已从最初的几十只增长到了400只左右,约占全国数量的十分之一。特别是笼养黄腹角雉产下的第一枚蛋,今春经过人工繁育获得成功。目前这里成了野生黄腹角雉最高种群密度区,泰顺县还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中国黄腹角雉之乡”称号。

温州人不仅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更有感恩的心,不论是谁,来自何方,只要对温州发展有贡献,便视其为知己。近日,我们在杭州采访了诸葛阳。

采访对象:著名动物学家、生态学家、《浙江动物志》副主编、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以下简称诸葛)

专栏主持:金辉 温州都市报记者(以下简称金)

摄影:陈莉莉

诸葛阳,1928年12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的一个中药世家。在当地读完小学、中学,1953年从浙江师范学院(原杭州大学前身)生物系毕业,留校执教。1956年至1958年就读东北师范大学动物生态学研究生班,此后在原杭州大学(今与浙江大学合并)生物系任教师,并任动物学教研室主任等职,1986年晋升为教授。现为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诸葛阳从事动物学、生态学教学四十余年,主要研究方向为鸟兽生物学及动物生态学。主持并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自然科学基金及省科委重点项目,获得各级奖励20项,其中对农田鼠类生态及防治研究数十年,提出农田鼠害综合防治措施,被载入《中国技术成果大全》,并获得国家教委1989年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珍稀濒危鸟类白颈长尾雉生态生物学研究获得中国科学院1988年科技进步二等奖。主持“动物资源调查及《浙江动物志》的编著”项目,获浙江省1991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他发表的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著作(包括主编、合编)10本,其中有《生态平衡与自然保护》、《浙江动物志兽类》、《浙江动物志鸟类》等。1959年他获得浙江省文教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称号,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他曾任中国动物学会理事、常务理事、中国兽类学会理事、《兽类学报》编委、浙江省动物学会理事长(1987-1995)、浙江省除四害科技协会会长(1985-1993)、浙江省生态学会顾问。1993年退休。退休后,他仍担任浙江省动物学会名誉理事长、浙江省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浙江省自然保护区与生态功能保护区评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浙江首次:

雁荡山灵峰发现青毛鼠

金:您的发现是送给温州人民的美好礼物!是您对温州的一大贡献。您与北师大的郑光美老师对黄腹角雉的研究都有贡献,谢谢你们。我想请教您,目前我国对黄腹角雉的研究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诸葛:黄腹角雉发现后的1982年,我到北京开会,与北师大郑光美老师商量开展黄腹角雉研究问题。因此,有了1983年夏季由原杭大生物系与北师大生物系联合的浙南山区动物资源考察队的考察活动。这次考察活动对云和、文成、泰顺山区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动物资源调查。在此基础上,郑光美老师提出在乌岩岭开展更深入的研究。

近十多年来,郑老师带领多名博士生、硕士生对黄腹角雉的分布、生态、数量变动、人工饲养等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

黄腹角雉主要栖息于我国东部亚热带山地森林,海拔600~1600米的常绿阔叶林和针阔混交林内。根据对广东、福建、浙江、广西等主要分布区进行数量统计,估计总数约有4000只。它在自然界的天敌不少,影响了其数量的增长。近年来,北师大对其饲养繁殖取得成功,1995年已经培养出F3代,种群数量在20只以上。

金:现在想来,如果没有您的发现也许我们还不知道乌岩岭有贵为“鸟中大熊猫”的黄腹角雉,说不定还有人举枪射杀呢。真要感谢您的发现。

乌岩岭地处浙闽交界的深山之中,人迹罕至。您来泰顺乌岩岭之前,还去了哪些地方?这样深入田野考查收获大吗?

诸葛:我们从事动物学研究的,除了教学之外,就是要到深山老林和海岛上去调查,观察并收集标本资料。地处浙南的温州多山,动物资源丰富,是我们研究的重点区域。除了泰顺之外,1979年,我们还曾经到乐清雁荡山与洞头岛考察,挺有收获的。

我们在雁荡山灵峰附近发现了青毛鼠,个子很大,体色深灰有刺毛,腹部白,重量有600~700克。这是浙江省内的第一次发现。再去洞头岛调查就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洞头与大陆相隔大约仅30公里,雁荡山的鸟类种数多,洞头仅有其三分之一;大陆上的小型鸟类,如红头长尾山雀、棕头鸦雀等数量上占优势的种,在岛上却没有;而洞头的麻雀数量很多,占绝对优势。我们分析原因,可能是滔滔海水的阻隔,岛上相对封闭,海岛生态系统和大陆相比要单纯得多,食物链层次也不复杂,就可能出现动物种数少而密度高的现象。

温州足迹:

踏遍浙西浙南18个市县

金:您与温州真是有缘,为研究温州动物种类,跋山涉水,不辞辛劳,在温州大地留下足迹。您长期研究动物,您能否告诉我,您最满意的成果是什么?

诸葛:应该说是由我主持的“动物资源调查及《浙江动物志》的编著”,这是我花费时间和心血最大的一个项目。1979年开始的5年时间里,我带领青年教师与研究生开展全省动物资源调查,足迹踏遍了浙西、浙南18个市县山区及海岛的林区。在此基础上,1984年,我省启动了“动物资源调查及《浙江动物志》编著”项目。此项目获省科委重点项目资助,有44位动物学专家参加,历时6年,编写了8册的《浙江动物志》。除了主持整个项目的编务外,我还主编了《浙江动物志·兽类》、《浙江动物志·鸟类》两册。

《浙江动物志》收编了2201种动物种类,460余万字,出版后得到由三位中科院院士为主组成的评委会的高度评价,认为是浙江科技史上的里程碑,在国内属一流水平,对国际也有影响,因而获得1991年度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

金:今年的爱鸟周,因为“禽流感”的原因,我们好像有点怕与鸡鸭及鸟类接触。但是鸟类是人类的朋友,我们还是应该保护鸟类,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诸葛:近来,在我国多地发现了H7N9禽流感病例,现经有关部门和医院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病情已有所控制。在浙江省内,特别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在治疗上作出较大贡献。

据研究资料表明,H7N9禽流感病毒很可能由在东亚迁徙线路上的候鸟传入“长三角”禽类,然后通过接触而传给人类,但没有更深入的研究,究竟是何种候鸟与此有关。

在我们这一带,迁徙候鸟可分两类,即夏候鸟和冬候鸟,凡是春季从南方迁来进行繁殖,而秋天带着下一代往南而去的为夏候鸟,如燕子、杜鹃等;反之,秋季从北方飞来越冬,来年春季飞回北方繁殖的为冬候鸟,如大雁、天鹅等。由此看来,4~5月份的禽流感可能与往北迁飞的冬候鸟有一定关系。鸟类迁徙是自然规律,人们不必为之恐慌。

家养宠物:

过分接触有一定风险

金:有人说,家养宠物对主人的身体健康会产生显著的良性影响,例如猫猫狗狗等能舒缓主人的精神压力,从而减少生病的风险。可是也有人反对,认为污染环境,扰民等。您能否从动物学角度谈谈,您是否主张市民养狗、猫等宠物?

一辈子研究动物的诸葛老师,与动物真是有缘。他家窗外绿树浓阴,鸟语花香;客厅里最显眼的依然是动物照片。他指着一帧20多寸的照片说,别小看这几只站立在海边岩石上的海鸟,它的名字叫中华凤头燕鸥,仅在我国福建、浙江、台湾有发现,目前世界上仅50来只,被誉为“神话之鸟”。这是2008年浙江自然博物馆副馆长陈水华研究员在舟山五峙山岛拍摄到的。陈水华是他的学生,特地送给老师的。动物给诸葛老师带来欢乐,我们也从他的话语中分享着欢乐。

评选市鸟:黄腹角雉备受推崇

金:黄腹角雉在温州是家喻户晓的本土吉祥鸟。去年泰顺县向市政府递交报告,申报黄腹角雉为温州市市鸟。温州目前正在筹划评选市鸟,听说黄腹角雉备受专家的推崇,名居候选榜首。作为著名动物专家,我想您得知此消息一定是很高兴吧?

诸葛:是的。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在全省率先评选市鸟,我真为温州高兴。

市鸟是一座城市的“形象大使”。通过评选市鸟能激发市民爱护鸟类,保护鸟类的自觉性;市鸟的评选也展现市民的文化素养和品位。目前全国已有20多个城市评选出市鸟,如北京的雨燕,天津的海鸥,厦门的白鹭,广州的画眉等等。我认为,温州评选市鸟可考虑以下三原则:一是在普遍基础上的特殊性,一般应选择比较难得一见的种类,激发人们的向往,一窥尊容;二是常见和稀有的比较,常见不足奇,稀有才珍贵,如省级或国家级重点保护的种类。三是观赏性强,易于宣传推广等。以此看来,黄腹角雉为国家一级保护物种,它的色彩斑斓,繁殖期有艳丽的肉裙,十分美丽,符合以上三原则。

发现珍禽:

幼鸟头部一对蓝色突起

金:记得温州媒体报道北师大郑光美老师研究黄腹角雉成果甚多,却鲜有人知道您是乌岩岭黄腹角雉发现的第一人。请您回忆一下当年在乌岩岭发现黄腹角雉的情景?

诸葛:1981年5月25日,我们学校组织我和青年教师韦今来、姜仕仁及学生等7人,在舟山完成海岛动物调查之后,经温州到达泰顺乌岩岭国有林场继续进行动物调查。那时乌岩岭已经是省级自然保护区,5月26日至6月2日,我们在林场各林区先后发现了一批珍贵稀有动物。

5月30日下午,林场职工吴久忠在上芳香林区猎获一只竹鸡和一只山鸡,兴高采烈回到场里,准备宰了招待我们。

上世纪50年代起,我们就开展全省动物调查,初步了解我省雉类动物的分布情况,泰顺也在分布区域之内。当我看到那只山鸡,便问吴久忠是否常有看见。他回答,是的,长大后背为棕红色,腹为棕黄,雄的头上有两只角,雌的头上没有角,颜色比雄的暗一些。特别是发情时,雄鸟喉部下垂中间有棕黄外围蓝色的肉裙,非常艳丽。当下,我细察发现,山鸡幼鸟头部确有一对较小的蓝色角状突起,喉部也有皮褶,身体各部测量与脚趾色泽均接近成鸟,当场确定该鸟为黄腹角雉的雄性幼鸟,为国家珍稀保护鸟类,在我省是首次发现,颇为珍贵。那天我们很兴奋,当场制作了标本。之后,我们在上芳香等林区也发现了黄腹角雉的踪迹。。

6月4日,结束林区调查,我们回到泰顺县城向县委领导作了汇报,建议扩大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使森林与野生动物资源得到更好的保护与发展,同时提出加强保护黄腹角雉,不得任意猎杀捕食。县领导同意我们的意见,并立即采取措施保护了起来。

经过泰顺县的不断努力,黄腹角雉数量明显增加,生态环境不断改善,终于在1994年乌岩岭批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我们的发现是偶然也是必然,因为这是客观存在,迟早有人发现的,应该感谢的是泰顺同志做了大量的保护工作。

诸葛:现在,社会上养宠物的家庭以及宠物的物种都比过去多得多了。以往家庭养狗、猫及金鱼为主,而今养各种龟类、小兽、蛇类,甚至巨蜥、巴西龟等都被划为宠物之列。

养宠物,虽然可以怡情消遣,获得一定的科普知识,但过分接触,有一定的风险,因为多数外来物种都未经过检疫,宠物带有大量有害生物,一旦被传染上,后果不堪设想。再则,外地输入,甚至国外的物种,本地不产,成为外来物种,如果发展起来,无法控制,可能造成生态灾难。一般来说,除了孤寡老人养宠物作伴,或者养导盲犬之类外,家庭养宠物还是慎重为好,我家只养红金鱼。

金:今年您已经是耄耋老人了,可是您的身体特棒,声音宏亮,底气十足,令人羡慕。听您说来,好像还在继续您的研究,那您还在研究什么?能说说您的主要观点吗?

诸葛:你看我的身体还可以吧。退休后,我仍在做我的生物多样性与自然保护的研究。2008年我曾经出版过《生物多样性与自然保护文集》。我的主要观点是,人与自然界的关系,说到底是人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生物多样性是人类生存的基础,须臾不能离开,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呼吸与食物。提出“以人为本”,尊重人的存在权与发展权,在经济社会建设中非常重要,然而,从人与自然界的关系来看,“以人为本”应该是“以生命为本”为基础,应该以保护生物多样性为前提。只有生物多样性的极大发展和繁荣,促进经济社会的协调和持续发展,人类才能生活在美好的生态环境之中,也才能真正达到健康长寿、安全幸福。

延伸

阅读

关于黄腹角雉

黄腹角雉为我国特产鸟,易惊,不易饲养和繁殖。早自梁、唐以来就为古人所记载。

黄腹角雉身子粗笨,不善飞翔,喜欢潜伏,胆子很小,活动隐秘,反应迟钝,有时还会干出“埋头不见”的傻事。当听到危险响动时,它不飞不跑,站在原地不动,东瞧瞧,西望望。发现有人正逼近自己时,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它就急中生“智”,一头钻进了杂草丛中,可是身子却仍然露在外面,好像鸵鸟一样,故又被人称作“呆鸡”。因此,它的天敌很多,卵常被偷食,繁殖成功率只有10%左右。雏鸟28天出壳,身上布满棕褐色的绒羽,出壳当天就能扇动双翅。雏鸟于孵出后第2~3天随雌鸟下树觅食,并以家族群为基础过冬。幼鸟生长发育较为缓慢,两年后才能发育为成鸟。

黄腹角雉繁殖期为每年四五月间。一只雄鸟占据一片山林,在清晨发出啼声:“哇……哇……嘎嘎嘎嘎嘎!”宣告它是这片领地的占有者。邻近的优势雄鸟也发出同样的占区鸣叫。这样,它们划分了各自的势力范围。而一些体弱的雄鸟,则无力维持一片山林的所有权,只得四处流浪,因而失去了交配的机会。雄鸟发情时,也是它们最美丽的时候。喉下的肉裙平时不显眼,这时膨胀下垂,显现鲜艳的朱红色,翠蓝色的条纹纵横交错,远看好像繁体“寿”字,故又称“寿鸡”。头上那一对翠蓝色的肉角,这时挺直突出,更加锃亮。

雄鸟有一套复杂的求偶炫耀:面对雌鸟蹲伏,鸟头一上一下不停地点动,头上的肉角不断地抖动,艳丽的肉裙不断地摆动,双翅不停地快速掮动。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雄鸟发情时肉裙与肉角的展示作了生动逼真的记述,并以此特性而命名“吐绶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