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火鸡

鸡貂的进化,与雪貂有什么不同,你了解吗

      编辑:火鸡       来源:火鸡火鸡
 

在日渐消失的哺乳动物当中,鸡貂非常引人注意,它是肉食动物中熊、獾、獭、鼬族之一,而与大、小、驯、野的猫无关。它属于熊族而不是猫族。我们观察它的体格便可以明白,身长7到9英寸的,其尾巴大约长2英尺,而雌的比雄的大约短三分之一。它的长黑而粗的毛可能利于它甩去雨点,内层的毛是黄色的。英文名“Polecat”不知包含什么含义,另外一个名字是“Fitchet”。鸡貂在北欧到处都有,由化石考证,它们是古代大不列颠的哺乳动物,在冰河时代全部消失,其后在大不列颠与大陆分离之前由大陆重新过来的。

现在又进入消减时期,因为在喀里多尼亚运河以南已经很少见了。这个有趣的遗物之所以消失,乃是由于耕地面积的扩大,养鸡者与猎场看守者的仇视,以及它们自身常常踩踏同一鸡场(这是獭很少犯的过失)的缘故。它们如果不是夜晚出来猎取食物,而且能吃许多不同的食物的话,恐怕是不能生存到今天的。白天,它们常常憩息于丛林中,或在其他兽所建造的穴中,小的石缝内、大树的树穴中,或破废的茅屋中。在黑暗中,它们便静悄悄地行动,敏捷而又勇敢。任何食物,只要是称得上是肉的它们几乎都吃。

它们能吃河中或池中的鳗鱼,因为它们善于游泳;它们能进到沼中吃里面的蛙;它们拥有的智慧和技巧可以杀蛇,据说它对蝮蛇的毒,也是有抵抗力的;它们能吃产于地上的鸟卵,而且会追逐家兔到窟中。它们的功劳在于消除鼠与鼷鼠,而罪过在于毁灭鸡场。它们咬破较大兽的耳朵或喉部,吃其静脉中涌出的血液;若是捉住较小的兽,则会咬破其脑壳,吃它们的脑。在大多数案例中,它们把猎到的食物拖回巢穴中,然后在闲暇的时候安逸地享受,但它们有时候也会在猎取的地方饱饱吃上一顿。

鸡貂造成的最惨烈的破坏是由于它们类似于战士的嗜杀性,它们杀了又杀,完全不管有没有用处。我们认为一种本能的杀戮行为开始后,倘若还有没被杀死的猎物存在的话,它们便不能停止。如像鸡场这样的处所,更是天然的环境中所少有的机会,所以它们便会最大程度地踩踏。鸡貂之所以被杀而日渐减少自然无足奇怪,但它们也有遏制鼠、鼷及兔等过多繁殖的作用,且它们常优先杀松鸡等弱小动物,从而使其种族有慢慢改良的可能。 除了它们的择弱而食的天性外,它们身体的柔软、不知疲乏和勇敢也是值得我们赞美的。

鸡貂也如同鼬一样,它们的组织中是没有一丝畏惧的。它们敏感,但不胆怯,它们会攻击已经长成的野兔、吐绶鸡、鹅,而在拼死对抗的时候,竟然还会攻击人。它们的颈与肢非常强固,它们的头(尤其是雌性鸡貂)是一件小小的自然佳作。鸡貂有极强的生命力,像它们这样有许多优点的生物,却将在人为的环境之下渐渐被消灭,似乎是很可惜的。鸡貂的交尾期是在冬季末,5月至6月之间产子,每次生产4到6个孩子,初生时眼睛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而且没有力气,毛色呈黄白色。

鸡貂的居处往往有前后两室,一个用来贮藏食物,另一个用来睡觉。小鸡貂都被养育得很好,6个星期后便开始到户外接受教育。下一个月内,母亲就停止了哺乳,任由小鸡貂自己寻食,而它们也已能很好地捕食了。雌貂在哺育孩子之后完全变换其毛囊,雄貂的换毛则较缓慢,为时亦较迟。换毛之后它便被认为是“黑貂”了。至于它们被名为“臭貂”的恶臭,至少一部分是属于保护性的,并且它们若不被追逐而面临危险的话,也不大放此恶臭的。这种臭液来自消化管末端的两支特殊的腺中,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几乎与臭鼬的臭液相同。

我们通常都相信雪貂是鸡貂的变种,是可以驯养的,但是事实上是不能这样肯定的。一位动物学专家米勒先生主张,雪貂与亚洲西北部所产的一种貂更为接近。大部分的雪貂是缺乏色素的,这便是说遗传的着色的要素是遗传中褪去了。因此毛皮是白的,眼是红的,这是由于红色的血液透射那无色素的虹膜的缘故。但雪貂也有毛皮暗黑极似雏貂的,尽管它们的头颅与毛皮间有显著的差别。雪貂比鸡貂更镇定,而且不易激动。在不可感触到的特性中,如性情与倾向,雪貂与鸡貂是大不相同的,因为雪貂即使从小不被畜置的话,也是非常容易被驯养的。如果捉到的是成年时期的鸡貂,则是难以被驯养的。

如果是杂交所生的,即使从小畜养,也需要费些精力不断地调教,才能将它驯服。平和而易驯的雪貂只有受到极严重的惊吓,才会放射其自卫的恶臭,但杂种则经常这样做。而在抵抗疾病方面,雪貂也与雏貂不同,凡是野兽被擒后容易遇到的疾病,雪貂都是不大容易被感染的。总而言之,雪貂容易与鸡貂杂交,所生的杂种又自种相交,或与雪貂、鸡貂相交均能繁育。从外表上看,第一次的杂种完全或几乎完全是鸡貂占显性,但雪貂在头颅的形状上占显性。 人们往往把进化想象成只是发生在过去的事,而不觉得它是现在也在进行着的。

最近在卡迪根郡所出现的“红”鸡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人们在雪貂中发现那“红”的异种,而在鸡貂中也同样发现了,大概是因为决定常色遗传的要素之一褪去了的缘故。红的与白的雪貂杂交所产的第一代孩子是红的,或者用孟德尔的话来说,红显于白。但如果红的与黑褐的异种相交的话,则第一代的孩子全部是黑褐的。换句话来说,红隐于黑褐。雪貂与鸡貂的红的异种相比,体格较大,而且云貂的异种总是非常敏捷、活力充沛的。进化是在进行着的。据说,雪貂与鸡貂间的杂交行为最容易在养兔场内进行,尤其是雌貂尚未成熟而极骚动的时期。黑色变种逃出去成为野兽,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野生的纯种鸡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