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火鸡

它自古是中国领土,却在清朝手上成外国殖民地,如今文化特色鲜明

      编辑:火鸡       来源:火鸡火鸡
 

导读:它自古是中国领土,却在清朝手上成外国殖民地,如今文化特色鲜明

众所周知,清朝的末年的屈辱的历史,在这期间列强进攻,我们的部分地方沦为了殖民地,这其中就包括澳门。这个本是小渔村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聚集了大量的外国人,也正是因此,澳门拥有众多在当时看来比较稀少的动植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几百年前的澳门,看看当时的情景吧。火鸡毛黑,毵毵下垂,高二三尺,能食火炭。相传火鸡火鼠毛为火布此鸡毛焚之,亦成灰烬,恐非此鸡,亦自海外来。”《澳门记略》对这种火鸡的记载更为详细:又有火鸡,毛纯黑,毵毵下垂,高二三尺,能食火,吐气成烟,又鸡大如鹅羽毛华彩,吻上有鼻如象,上属于冠,可伸可缩,缩止寸余,伸可五寸许,嗉间无毛,有物如瘿,平时嗉与冠色微蓝,怒则瘿起而冠赤,血聚于鼻,垂垂自下尾张如孔雀屏,雌者如常鸡差大,谓之异鸡,非绶鸡也。姚元之的《竹叶亭杂记》则记载了澳门私家饲养的火鸡:又有曰八角巢者,别一家之园也。园蓄鸡一,大若小驴,额上有肉角,食火即火鸡也。王铖《星余笔记》称:火鸡亦来自商舶。

据《西使记》海西富浪国有大鸟驼,蹄苍色,鼓翅而行高丈余,食火,其卵升许。今洋船所带有之,称火鸡,其卵坚致,可镶作壶。钟启韶《听钟楼诗钞》称:“白鸽巢园有大鸡,昂首则高与人等,足如铁。”这个大鸡就是火鸡。澳门有火鸡。火鸡原产于美洲,葡萄牙人将火鸡引入澳门作为观赏动物。亨特在《广州番鬼录》中也记录到:“我们曾从马尼拉运来一只好看的火鸡,它运到之后,放在河南饲养,并责成饲养的人一定要好好喂养。火鸡在广州是很少见的,一向是由马尼拉供应”在澳门旗昌洋行沃伦·德拉诺的豪华别墅里也养有火鸡。《澳门记略》中还记录了另一种外来鸡,“绶鸡曰旨藕,其绶藏于咽下小囊,每吐之烂然文锦,谓之锦功曹,西洋亦时有之”。绶鸡,又称吐绶鸡,又称异鸡,原产于北美洲。

《道光广东通志》还称:“洋鸡有小如鸽者,与头高尾越之大者。今内地亦有种矢,其余则自海舶携来。”七西洋鹦鹉,指的是从外国引进澳门的鹦鹉,而非中国内地所产。《广东新语》载澳门有西洋鹦鹉,大红者内绒毛黄,大绿者内绒毛赤,每抖擞其羽,则赤者为黄,绿者为赤,表里俱变。有纯白者、五色者、翅尾作翠缥青,黄里白腹者皆来自海舶。《澳门记略》亦记载了澳门有鹦鹉,称鹦鹉有大红者,毛内黄,大绿者,毛内赤,每抖擞其羽,则陆离炫目。有纯白者,五色者,翅作翠缥、青黄里、白腹者。其五色鹦鹉常栖丁香树上,以丁香未熟者为饵,子既收,则啄起皮。能兼蕃汉语,性畏寒,然抚摸其背则。

澳门有鹦鹉,“有红者、黄者、绿者、白者、备五色者”耶稣会会士毕方济代表澳门向南弘光帝进贡白鹦鹉一只。鹦鹉原产于南洋一带,葡萄牙人将其作为观赏鸟类而带入澳门八倒挂鸟,为阳雀名,产于东南亚地区。费信《星槎胜览》爪哇国条称:其倒挂鸟身如雀大,被五色羽,日间焚香于其旁,夜则张羽翼而倒挂,张尾翅而放香。此鸟亦被引入澳门,《澳门记略》称倒挂鸟,身嫩绿色,额青,胸前一朱砂点,顶有黄茸,舞则茸开,每收香翅中,时一放之,氤氲满室。又辄自旋转首足如环,以自娱。 倒挂鸟又被称为么凤,《广东新语》称有曰么凤,似鹦鹉而小,绿衣黄里,色甚姣丽。常倒悬架上。屈体如环,东西相穿,转旋不已。一名倒挂子。

倒挂鸟喜香烟,食之复吐,或收香翅内,时放之,氤氲满室其出西洋国至澳门者,以银十字钱四五枚,可易其一。《道光七年采访册》之《澳门纂略》亦称澳门有倒挂鸟。《道光广东通志》称西洋倒挂鸟,番人携至广州,畏寒,辄死,不能常畜,与内地之倒挂么凤不同,西洋倒挂收香,内地所产形虽相似,然不能收香也。内地亦产倒挂鸟,但澳门倒挂鸟是从东南亚输入的,与内地所产者不同。九洋鸭,又被称为番鸭。《道光新修香山县志》称:“番鸭又名洋鸭,种出西洋,邑人多畜之,小榄乡尤多。”《道光广东通志》则称:“内地有洋鸭大如鹅顶有肉冠,红色,短足。云其种来自外洋。”《绪重修香山县志》亦称:“番鸭又名洋鸭,种出西洋,邑人多畜之,小榄乡尤伙。”《澳门记略》也称这种鸭“如小鹅,有冠缕,毛羽斑然”。

这种洋鸭先由葡萄牙人引入澳门,然后传入香山,当时香山小榄乡普遍饲养。零鸵鸟,时人称为鸵鸡,原产于中亚、非洲。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称祖法尔国有禽焉,长身而鹤颈,足四尺而二爪,其状如骆驼,其名曰鸵鸡,是食五谷。澳门也引进鸵鸟,《澳门记略》称:“驼鸡,高三尺许,花冠翠羽,背有双峰似驼,肉鞍可乘,能食铁石。”《道光七年采访册之《澳门纂略》亦称澳门有鸵鸡。一一奶牛。至少在康熙之时,我们已发现葡萄牙人有喝牛奶的习惯,天主教堂买办食品收支簿册中,就有“牛乳一斤,四分”“牛乳,一钱二分”“牛乳十斤,四钱”等多次记录。这可以反映,澳门葡人在康熙年间已有喝牛奶的习俗。既然已有喝牛奶之习,则奶牛的引入亦在必然。澳门住冬政策颁布以后,即一八世纪中后期,因为大批的英美商人定居澳门,喝牛奶的习俗更在澳门普遍化。一八世纪末一九世纪英美商人为了喝牛奶,从美洲运来奶牛在澳门饲养。

英国东印度公司大班马治平随船队来到广州,当时船上就满载着“苦力、乳牛和供应品”,还称公司买办“分送新鲜牛奶”。据英国东印度公司大班德庇时的记录:“广州和澳门有一些为外商提供牛奶的奶牛。”据哈丽特·洛的日记桑希尔家里养着奶牛和马。赖廉士教授提供的资料:美国商人金仕曼一养了三头奶牛,为全家提供牛奶直到一八四五年家中最后一位成员去世为止。太太的母亲是澳门女性中的元老级人物,曾经每天两次为仕曼太太送羊奶,直到后者另作安排。第二年,金仕曼家买了两头奶牛,生活开始变得好了起来,他们有了足够的牛奶每天为全家制作冰激凌。金仕曼太说当地的冰室所售冰为每磅六分,比香港的要便宜一分,因为香港运来的冰抵达时已经融化了一半。

小编感悟:历史的选择对澳门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现在的我们应该抓住这黄金时代,积极向上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