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火鸡

感谢生命中所有的过往,然后吃好喝好。

      编辑:火鸡       来源:火鸡火鸡
 

今天是感恩节。

约定公历11月第4个周四是感恩节的传统来自美加。

对于轰轰烈烈过洋节,大部分中国人是不支持的,我们古老中华,有着自己传统的节日,尊重并发扬是炎黄子孙根植血脉的继承。再说洋节多与宗教和信仰有关的,本就无啥交集。

感恩节是个例外,它本体与宗教信仰关连不大,而是美国最早的移民为感谢印第安人教授他们种植并帮助他们立足设立的日子,这个节日属于感谢、属于欢聚,属于美味佳肴。一般持续3天。

感恩是人类共同的美好。中国人表达感谢的方式多是内敛的,对外人还能说出,做到;越是父母子女、亲戚朋友间却“爱你在心口难开”。这时借一个节日,回顾一年的过往,心怀感激看待所有经历的人和事,谈吐中自然地流露,而后共享欢乐时光,是多么美妙惬意的时刻,温暖且幸福。

相聚若以食为媒则更添气氛。想想我们过年,七天吃都是少的,吃到十五算个啥!这点儿,中外都不例外。

感恩节又别称火鸡节。吃烤火鸡、南瓜饼等。中国的餐桌大菜,醒目C位从不缺乏。可西方多是分餐或分割食物,哪能呈现什么C位大咖。所以好不容易有个以火鸡为主角的大餐,那绝对是以狂欢的精神全力对待。想想也是同情他们的。主角之外,配角就多是简单或只好看不好吃的东西了,想让舌尖迷醉,那还是要来我们中国的。

会玩,这点儿佩服老外。煞有介事弄个隆重的“总统火鸡豁免仪式”,还配以让购物狂们疯狂的“黑五”,多了噱头,更多了些有趣。

来自网络

对于“黑五”我并不狂热,烤鸡却是有诱惑力的。

这种鸡个头很大,远远大于本地土鸡甚至是常说的洋鸡,是吐绶鸡。年纪还小的时候,在动物园见到过这种名鸡,脖子下吊着的那堆赘肉,非常恶心和恐怖,是很长时间的焦灼和恶梦,有一种白送硬给都不吃的心态。好在那时,这鸡还没机会飞上寻常人家餐桌。

后来年纪较长之后,偶然北京稻香村熟食店买了一条烤火鸡腿,那是我第一次体会了吐绶鸡的个头之大,一条腿竟是寻常一只鸡的重量。

肉质细腻、做得很入味,不腥不膻,和恐怖的外形完全不一样,夹面包佐餐是极好的配搭。于是有些迷恋,每每去北京,就想再次找到一饱口福,但被告知,只有11月会卖上一段时间,原来,是感恩节特卖。好吧,能尝到过也是非常开心了,感恩生活不经意间的美好赐于。

曾有美国寻常老太来家做客,在她对中国烤鸭,我做的奶油炒虾赞不绝口之后,我特意问询了烤鸡之事。她说一般没有人在日常聚会做一只完整的烤鸡,它必须留给隆重。至于做法不难,就是各种香料腌渍入味(只是时间很长,有的需要一周在冰箱淹渍并多次翻面)后,变温烤制,先熟透再高温着色。我悄悄笑了,难怪不能常做,那么大,要凑够人不说,那烤箱的个头是不和我们食堂的差不多呀。

来自网络

现在,还是安心和同事共聚,齐吃今早早餐。感谢师傅,5点半来忙活的成果,自制了胡萝卜汁面,无添加配养生菜,有营养味道好。

食堂供

不管是火鸡还是寻常饭食,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感恩生活所有的过往,然后吃好喝好。

今天食堂早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